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手机彩票app 收藏火种

TOP

素锦一舞华年(一)
编者按:用自叙的手法讲述一段民间传奇,似真似假如梦如幻。故事涉及两国,宸国和北武,贯穿着“年华”一条主线。阿锦是宸国晋王麟子,却是女儿身,为攻占北武所得公主。生前爱一少年九歌,原来是宸国刺探军情的九王子。九王子并非爱她,而是想得其国。得公主后不忘旧情,死后反而和死尸举行婚礼。故事离奇跌宕,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前世今生,虚虚实实,比较完整地讲述了一个缘分的故事。文笔娴熟,叙述朴实,拜读欣赏,感谢赐稿。
 

一、晋王
京都的集市,热闹非凡。
我远远甩开小柒,到处寻找新鲜的玩意儿。只听到小柒在后方唤着:“少爷……”
我不理她,因为眼前的东西完全吸引了我。
一个小贩向路边的行人卖圆圆的套子,然后他们用套子去圈住自己喜欢的东西,若是套中了,就可以拿走。我看中了一个瓷娃娃,然后顿时来了兴趣,“老板,多少钱一个圈?”
老板见生意来了,满脸笑意,“五文钱十个。”
我说,“那就要十个。”
老板意气风发地拿出十个圈递给我,我摸摸口袋,糟了,钱向来都是在小柒身上的。我懊恼不已,刚才不该甩开小柒的。
灵机一动,我拍拍老板的肩膀,说,“我看你这圈有些旧了,能换些新的不?”
老板仔细看了看,“公子,我这圈儿都是新的,何来破旧之说?”
见他不着道,我又说,“你若是给我换了,我多买十个如何?”
老板听我这么说,高兴地进屋去找圈儿了,没错,我就趁这个时候溜走了。我想他出来的时候肯定气疯了吧。
也不知道小柒追我追到哪里去了,这么久,我肚子都饿了。
于是我也不管她,便先行回府了。
天已经有些暗下来了,我因是偷跑出来,所以自然不能从大门招摇过市地走进去,于是我溜到西墙。其实我在那里挖了个洞,虽然不大,但毕竟我身材比较瘦弱,因此很容易就钻了进去。可没想到,刚进去,就有一群人提着灯笼逮住了我。
领头的便是小柒,“少爷,您可算回来了,王爷都急坏了。”
听到她这句话,我就知道,这次我又免不了要面壁。

一群人围着我到了大堂,堂上坐着的是我的父亲晋王爷,而他身边坐着的是他唯一看重的医师,容邑卿。
说是父亲,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因为他只大我六岁,常人的话,怎么可能六岁就有子嗣。还有一点非常奇怪,他从来不给我派些下人,惟一一个就是小柒。而他也从来不让小柒服饰我穿衣沐浴之类贴身的活动,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你们都下去。”他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退下。我知道,他是要罚我了。
我不敢看他,因为每次这样,他都是很可怕的。
“阿锦,你可知你犯了什么错?”他的声音是温和的。
“……”我没有说话,因为容邑卿还在。
毕竟我们已经相处了十五年,他也是懂我的,因此他叫容邑卿先下去。
“现在可以说了?”他抿了口茶,轻咳了一声。
“爹,我只是出去玩。”身边没有人,我便轻松了许多。
其实父亲还是很好的,因为先前我出去过多次,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如此生气。
手机彩票app他紧盯着我,仿佛我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最后他也没罚我,只是说,“以后不允许出去,我会让小柒看住你。若是再有下次,本王定不轻饶!”

我叫素锦,是宸国晋王的独子。世人皆羡慕我有个能干的父亲,世人皆羡慕我的才华,世人皆羡慕我与父亲并称宸国两大美男。可谁会知道,我甚至自己都不了解自己。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我没有娘?为什么父亲从来不提起关于娘的事情?为什么他从来不让人伺候我?先前我问过他,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后来我跑去问小柒,可是小柒只大我两岁,她怎么会知道王府几年前的事情。
我开始被禁足了,整天呆在房里,无聊的紧。我求小柒陪我玩,她却说“男女有别,奴婢不敢。”其实我最烦这一套了,动不动就奴婢奴才的,礼节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不能和小柒玩,那聊天总是可以的吧。
我说,“小柒,你陪我说说话吧。”
她站在一边,低着头恭敬地问,“少爷想说什么?”
我拉着她坐下,“你几岁来王府的,因为什么来的呢?”
小柒抽回被我拉着的手,脸上绯红一片,“回少爷,奴婢是十岁入府,因家道中落,迫不得已卖身于此。”
“别少爷少爷的叫了,听着怪生分的,叫我阿锦就好。”我仔细想了想,那时我应该是八岁。“你说你十岁入府,你是那时候便开始照顾我的吗?”其实小时候的事情我完全没有记忆。
“回……阿锦,奴婢起初是厨房帮工的,后来因少爷喜爱奴婢做的糕点,王爷才将奴婢赐给少爷。”
我又听得她叫我少爷,心里有些烦躁,“说了别再叫我少爷,还有以后只有我们俩时,不许自称奴婢!”
她好像是被吓到了,连忙起身跪下,表情惊恐,“奴婢罪该万死……”
我扶起她,“我说着玩的,你别怕。”
而这一幕,印在了前来寻我的父亲眼中。
父亲快步走来,一掌将小柒打倒在地,“贱婢,竟敢勾引少爷,看来你是活腻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发这么大的火,即使是我犯了错,他也从来没有打过我。
小柒趴在地上,无助地求父亲,“王爷,奴婢没有……”
我不知道怎么求情,只是看着父亲。
“之前是知情不报,现在还想妄图染指少爷,你是真的想死了?”
我担心父亲会再伤害小柒,“爹,小柒没有勾引我,她只是不小心摔倒,是我主动扶她的,不关她的事。”
父亲怒气冲冲,“你懂什么!来人,将这恬不知耻的丫头关进柴房三天三夜,不准任何人探视!”随后他便走了。
我感到很愧疚,毕竟是因为我小柒才会受这么大的苦。
于是到了晚上,我偷偷潜入柴房,她看起来很累,累得睡着了。我紧紧握着她的手,她似乎有知觉,也反握住我,口中喃喃,“少爷,奴婢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少爷,可奴婢,是真心喜欢少爷的……”
小柒没有装睡,我看得出来。但她梦中的话,却是真的。我在她身边放下几个包子,然后离开了。

我叫素锦,是宸国晋王的独子。一直陪伴着我长大的丫鬟说喜欢我,我不知道心中为什么有些乱。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我去问嬷嬷,她说喜欢就是两个人对彼此都有好感然后快乐地在一起。那么小柒说喜欢我是不是意味着她对我有好感呢?可是喜欢不是要两个人的吗?那我到底喜不喜欢小柒呢?我对她是不是也有好感呢?
三天三夜很快就过去了,小柒也被放出来了。我看着重获自由的她,心中有些酸涩。如今的她太过憔悴,虽然是短短的三天,却让她变成这副模样,我终究是于心不忍的。
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不敢再靠近她,原本伸出的手也缩了回来,“小柒,你受苦了。”
她哽咽着,“少爷,奴婢没事,谢少爷关心。”
我不知道怎么再说下去,就让她下去了。
我觉得浑身在冒汗,便去打了些冷水准备洗澡。
每次洗澡都是自己打水自己洗,可是为什么别的达官贵人都有人伺候偏偏我没有。
我正在享受着浴盆中的冷水,忽然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起初我以为是小柒,可又一想,小柒的步子不会有那么响亮。果然,推门进来的不是小柒——是父亲!
我有些吓到,赶忙埋头在水中,父亲走近,将手探入水中,然后一把将我提起,“为何要用冷水沐浴!”
我颤颤巍巍,“降火……”
我感到父亲炙热的目光盯着我胸前,不知道为何,我竟不自觉地挡住。可是我们不是同为男子吗?
父亲一把搂住我,我能感觉到他的衣服紧贴着我的身体,我只能将他推开。
他望着我,“终于……你还是长大了啊。”
我不明白父亲的话,什么叫做我长大了,就算我长大了,也不能让人随便看自己洗澡吧,何况还是自己的父亲。
“阿锦今年也该有十五了,平常人家的孩子都已经娶妻了……”他感叹。
我没有多想,“我若是要娶妻,就娶小柒好了。”
父亲有点火大,“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懂什么?我不知道什么?我隐隐觉得父亲瞒着我许多事,可他又不愿意告诉我。
后来父亲落寞地走了。
我看着他孤寂离开的背影,心中莫名地涌起一股痛楚,或许是因为他不肯对我敞开心扉吧,到底他心中藏着什么呢?
其实父亲就是这样,喜欢把心事放在一个锁住的箱子里,不让人窥视,可是这样的话,就解不开心结了。况且是他提出娶妻之事,可他又不让我娶妻,这是为什么?

我去问小柒,谁能读出别人的心思?小柒回答没有人。
我去问嬷嬷,谁能读出别人的心思?嬷嬷回答只有神仙。
然后我又去问容邑卿,谁能读出别人的心思?他笑着回答是天香楼的姑娘。
我不知道什么是天香楼,就继续问,容邑卿摸摸我的头,所谓天香,即为国色。

0
     
书签:华年 编辑:耕石
手机彩票app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1/5/5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咫尺落花天涯郎 下一篇琼花公主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