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手机彩票app 收藏火种

TOP

换稿
编者按:小说有真实素材作依据,报社发人情稿是常有的事,权总太势利眼,柳编则爱人才,胳膊毕竟拗不过大腿。文笔娴熟,叙述质朴,相比之下收尾心态描写略显乏力。感谢赐稿,问好作者!
 

    拿起报纸清样,柳编再次校读起来。见到作者署名“陈敏”时,柳编大感欣慰。

    陈敏的《大商业嬗变中的城市愿景》一文,是重点阅读的作品。此篇可称评论版的压轴之作噢。柳编突然想,这文章往后一压,新鲜味都淡掉了。

    半个多月前,一篇《城市愿景与大商业嬗变》的稿子,闪亮在柳编眼前。柳编觉得很不错,便把稿子给权总看了。权总也觉得很不错,递过说,尽快给它见报。

    柳编从电话得知,陈敏是市再生资源公司的团委书记。柳编说,文章写得蛮好。只改动下标题,充实点事例,就是压轴之作了。陈敏听得吃吃作笑,连说感谢抬爱。柳编鼓励说,多写这类稿子来,头版留给你。又说,还有,来稿要加盖单位印章呀。说得陈敏连声答好。

    第二天,陈敏就把修改稿送到了报社。柳编看完稿子,击了一掌说,颇佳,见地超脱。招呼陈敏坐下后,柳编拍了桌子说,下个礼拜见报。陈敏忙握手感谢,还鞠了躬。柳编赶紧推辞,别别客气嘛。

    不料排版时,临时上了人情稿。柳编当即找权总争辩。权总便说,那姑娘给你啥啊?柳编正色了,说,你承认的还反悔?权总扭身而去,柳编“哼”了一声。

    柳编时常怄气,抱怨权总太势利眼。泛泛之作的人情稿,直接影射责编文字素养。读者该讽刺谁哩?就是不看稿子,也该看看交情啊。柳编有些恼火。当然,他也逐渐体会,眼下的交情似乎在变淡。

    柳编暗想,找个啥借口,请权总小聚一回?

    其实,权总好发人情稿,柳编也能理解。柳编跟同室编辑闲聊说,这是编辑的权力,也属人之常情。谁没个喜好呢?可是,把握分寸得拿捏嘛。

    柳编承认,他也会偏眼,感情盖过稿件质量。但,这样的偏眼事,柳编仅是偶尔为之。这次力争要发陈敏的稿,只为弥补偏眼的错。

    放下报纸清样,柳编觉得要告知陈敏一声。姑娘开心起来会更动人哩。柳编暗暗想。

    电话打到那家公司的团委办,接电话的是个男子。

手机彩票app    柳编说,我找团书记陈敏。男子说,我就是团书记。柳编大觉不爽,就说,那请陈敏接电话。

    男子弄清是报社编辑后,告诉说,陈敏出事了。前几天被公安机关收审,让公司给辞退了。

    柳编很吃了一惊,问,是什么情况?

    男子说,公司回收报废枪械,陈敏管着。陈敏的男友知道后,讨要玩耍。陈敏耳根软,没拗住。擅自拿了支报废手枪,打算给男友玩半天。千不该,万不该,男友却让朋友也拿去玩。结果,可想而知。就为这,陈敏连男友都吹掉了。

    听罢这些,柳编不禁连叹,喝水真塞了牙啊!

    马上要交印了。柳编为陈敏的稿子纠结着。上吧?明显不合适宜。撤下?该多么残酷啊。

    瞧了时间,柳编连忙跑到总编室。权总还在,听取了柳编的汇报,挥着手说,立马撤下,上新稿!权总从抽屉拿出一份稿子,递柳编手上。并说,立马去印刷厂换版。要不然,老子们都得下岗了。

    柳编一路小跑,喷着粗气,下楼解开单车。

    跨上单车,柳编瞄了那篇稿子。呔!又是人情稿。一些空洞无物的杂烩。柳编叹喟中,蹬车的节奏不觉慢了节拍。此作与陈敏的稿相比,就是一通馊口水。这次发了此稿,不知让读者们把我柳某咒骂多少回呀!

    不经意中,柳编又一次想起陈敏。虽只见过一面,只读过一篇文章,但感觉姑娘真是才女。是个思维敏捷、锐意探索的姑娘。难得才貌双全啊。柳编感叹了。

    惋惜啊!上乘人才。柳编一次次扼腕长叹。

    鬼使神差的,柳编竟然好几天口味消失殆尽。

    不就是一把报废的破枪吗?充其量就是块烂铁而已。歇下来时,柳编靠在椅子上,为陈敏一遍遍默默申辩。柳编觉得,为这不靠谱的事,扳倒一个有为青年,相当不公。

    事实上,也没造成啥影响呀。柳编暗暗叹道。有谁站出来为这无形的不公而呐喊呢?

    站在大楼窗口前,柳编望着远方。柳编多想插翅飞翔,到处寻找陈敏。倘若遇见了,定得畅聊一番。柳编想象着那些对话。他会说,留得青山在。他还会说,一次偶尔的雪藏,绝不会埋没永久的春天。那么陈敏呢?会说什么呢?她会愿意回答我吗?

1
     
书签: 编辑:耕石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300位 下一篇活着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