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手机彩票app 收藏火种

TOP

雨下玫瑰
2014-02-04 15:18:29 作者:甲申 】 浏览:615次 评论:0
编者按:公寓里新搬来一位老人,每个星期五都要外出,回来时都要带回来一株玫瑰,引起了她的好奇。她是一家小报的自由撰稿人,凭着职业本能决定探个究竟。这天下着小雨,老人又出去了,她在后面跟踪,发现了故事原委,原来老人是在情妇的墓前撒下玫瑰花种。文笔老到,悬念迭出,叙述质朴,引人入胜。不过,他早就抛弃了他的妻子,之后就离开了家乡。老人和情妇之间有更感人的事迹故事才显得完整,如果只是这样结局,她的文章会不会被报社通过呢?个见,供参考。感谢赐稿。新春快乐!
 

 

  她又看见隔壁那个老头带着墨镜出去了,和往常一样,基本没有和常人不同的特殊,只是却总是要带着一支玫瑰回来,想来有点奇怪。

  搬来这栋公寓没几个星期,经常看见这样的情景,或许没什么稀奇,即便老人每星期在固定的一天要庄重地戴着墨镜出去一次的时候,也没什么要大做文章的。只是,她已有些太无聊了,除了偶尔扔掉的几团废纸上已经“作古”了文字再修改一遍以外。

  这次老人照例是如此,或者说是每到星期五的一天,基督教最赋予黑暗定义的一天,老人就颇有诡异的要出去了。和往常一样,穿着庄重似的,但又不像参加晚会的时间。老人年事已高的状态,却并不佝偻着,只是远处看去镜片下面容的惨淡,有些凄哀。或许这是祷告的时候,但想来不是,因为不用做礼拜,附近也找不到一处教堂。

  尽管住在隔壁的对面,仅有几次碰面,但也是作为陌生人之间的擦肩而过。老人也像是没有朋友,谁知道呢?或许问了别人,也莫名其妙,不知然也。当总有看到老人戴着手套颤颤地拿着一束玫瑰回来的时候,她的好奇心便愈发的涌入思髓了。

  难道他在迎接他的人生的第二春?黄昏恋?那样也不稀奇,毕竟这是宽容的年代,谁也没有阻止婚姻自由的权利,上帝也无从干涉。

  她已经好久没有好的素材来编制自己的灵感,即使绞尽脑汁也挤不出一丝思维的源泉,眼看稿子将要作废,终日惘惘的样子让她有些麻木的神经更加颓丧起来。好在这几天有些新奇,有些要振作精神的时候了。

  这天照例是星期五,更加具有寓意的黑色,像是撒旦的颜色。这天天空灰暗的下起了雨,尽管不大,却也不小。虽也淅淅沥沥,但打入衣领的时候直入心扉的寒冷,即使已合上大部分的窗户,也能倾听那一股微凉。

  “他今天估计还会出来的,即便这样的天气。”她这样想着,看来对于这样的天气,也不会意外于老人的“奇怪”的习惯。这应该是曾在报社工作过的她的职业嗅觉,不会错的。

  老人还是出来了,貌似比以前庄重更甚,照例带着那副有些破旧的墨镜,一如既往的神秘,这应该是最值得揣度的细节。只见他手上带着绵手套,还带着一把有些带着“陈年往事”气息的雨伞,这更像电影里的场景,雨下濛濛,每当老人回来时手中的那束鲜艳的玫瑰的时候,她更能确信那是一场晚年的恋爱之旅。

  她决定带着已经有些肯定的好奇,来做个善意的跟踪,窥探究竟,毕竟她不会放过这样的绝佳机会来填补已经失去已久的值得写稿的空白,那次因为一篇失去噱头没有可以值得一阅的文章让她被炒了鱿鱼的日子像是昨天一样,还是那样历历在目。只是今天,她仿佛是出于习惯,终于拿了雨伞,穿得比以前更加的冷色调朴素的样子,仔细看过时间以后,悄悄的出门了。

  老人郑重地用一把有些生锈的钥匙锁住了大门以后,终于打着雨伞出门了。老人像是孤独一人,这只是她的猜测,她相信她的第六感觉。不然怎么会常常这样出离的诡异,何况那一束玫瑰的寓意。

  老人已离开了有些距离,街上人很少,挨在一旁仅是破旧的屋瓦之间,湿润的泥土与青石苔藓的气息,趁着还能看到身影,她悄悄地跟了上去,走在几个路人之中,做起了最好的伪装。

  老人走路很慢,她也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却让她不太自在,与物,与景,与人,今天都不是好天气。

  寒冷的小雨拍打在能依稀数得过来的行人的身上和浅色调的雨伞上,雨天让行人之间本就陌生的距离更加拉远,只有脚步和雨点滴湿大地的语言。

  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依然再下。那层被隔离的死死的,不想再倾听的述说,小雨如此,匆匆的背影也是如此。

  这是一份苦差事,可是谁也没有逼她这么做,只是因为愈发让她尴尬的感觉。不过,她还是继续跟着。眼前,只能控制自己的脚步,生怕被发觉,更何况在前面行走的老人到底如何模样,如何性情,便是公寓周围也知之甚少的故事。她仅要做的,只是探究故事的究竟罢了,这个出于小报撰稿人的职业习惯(尽管已被炒)的热情,总好过只是平淡无奇的故事性的结尾幕帘。

  不知不觉间,她额前的头发已被雨水打湿,路上的行人依然似苍白无力地彳亍着,或是毫无目的,或是追赶时间。不时一声清脆的车铃飘过,更加清晰地,却也是单调的瑟缩,听来恐怖,只消逝在寒风中。她不经意打了寒颤,只是即便这样,老人依然执着着自己的目的,丝毫没有发现她。

  这上面的天空,变得更加昏暗,路边的黄晕的灯光像是疲惫不堪,为了存托更加灰暗的色调。涵盖这依旧在下着的雨,淅淅沥沥,打在石阶上。

  前面这条路满是泥泞,蜷曲窄小。路上铺的石头参差不齐,不修边幅,经历战后一切的几十年光阴,依然没有休整,像是被荒废了。她小心翼翼地走着,却见老人已渐行渐远,走得变快的节奏,这一刻他像是年轻几十岁的脚步,分不出年龄的界限。她已无法跟进,走在一块有些打滑的石头上,差点崴脚。走着不时发出印在石头上的声音,只是她已不关心会被发现,因为她已看不见老人的踪影,已经走远了。

  满眼都是失望的神情,她傻傻地站了片刻,这里的荒芜显得更加阴森,终于她快速地往前跑去。

  老人像是不知去向。

  既然计划泡汤,她就打了退堂鼓的念头,不过一个目标让她欣喜,因为在不远处的花店旁边,她竟看见那个老人了。

  她悄悄地跟了过去,打着雨伞。

  看来老人在花店的举动,不光让她见云开的解开疑惑,更让他争取到时间。只是,老人还是一脸惨白的严肃地从花店出来的时候,她根本没有看见他手里拿着玫瑰的举动,更奇怪的是老人根本不像是去买玫瑰谈恋爱,这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往前面走去。

  她更加疑惑不解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有些莫名的对未知的害怕。好在,她还是跟了上去,比刚才更加小心,生怕发出一丝声响。

  她本能地放慢了脚步,她像是被带进了迷雾一般,再往前面,只看见他走进了一地有些废弃了的坟墓荒地去了。只见雨水打在她的雨伞上,顺带在她流下同样冰冷的一滴汗水上。玄而高的天空更加昏暗,仿佛梦见夜的吞噬。

  看来这根本只是自我的潜意识的带来了,眼前还是有些暗淡,却也并不如此。她终于鼓起勇气慢慢地走了过去,靠在一棵矮矮的树旁。只见,老人就在不远处的一处坟墓前,不过她的恐惧已然消失,反之而来的更是释然与惊喜。

  只见老人站在那座简陋的墓碑旁,居然开着许多鲜红的玫瑰,在雨水的淅淅沥沥的洗礼中,更加鲜丽。那肃穆的压抑,阴霾已经被她抛空,那一抹单一的鲜红点缀在这座单调的墓碑上,更像是一种美丽的慰藉。

  老人终于颤颤地拿出的一些东西的时候,往墓前的土地洒去,同时采摘一株最美丽的玫瑰,捧在手心。只是眼前依然凄哀被遮盖的神情依然那么严肃。或许此刻她已有些明白,原来老人刚才在花店买的是这些玫瑰花籽,而那些开遍的玫瑰就是老人从每个星期五出行的目的,为什么当初老人总会拿着一株玫瑰回来,便是如此。这一定是个凄美的故事。

  只见,老人缓缓的撑下了那把陈旧的伞,放在墓碑的前面,这像是老人与墓主人伉俪情深的信物,她肯定的想到。老人做着祈祷的手势,静默着,任雨水洗礼他的身体。此刻她已经被这情景打动,她已然在脑海里放弃写这篇小道消息以求应聘报社的念头,取而代之的是构思一篇新的小说的框架,她这样想着,不经意间雨水也打湿了她的衣领,尽管她撑着雨伞。好在她不再逗留,也不想打扰老人眼前默默注视的一切。往回走去,克制着脚步的声音,不想去打扰那一片宁静的感动。

  她终于准备回去了,眼前的天空,一样的灰蒙蒙,不过依稀有些颜色,想来应该是红色。

  她又经过了那家花店,慢慢地走了过去,不再好奇。开花店的是一个有些饱经沧桑的臃肿中年妇女,经历了岁月的脸颊,不过她很和气。

  “夫人,我能帮助你什么吗?”妇女微笑着说。

  “谢谢,我需要一些玫瑰的花籽。”她回应着微笑。

  “好的,夫人。”妇女有些吃力的弯着腰,旁边蹿出一个小男孩的快乐,“给,夫人,这是一包最好的花籽。”

  “谢谢你。”微笑着把钱递给花店老板,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水亮的眼睛透着清澈的好看。

  “他是我第3个儿子,之前我有两个儿子,早年在战争中死去。”说完,搂着男孩,妇女的眼里收敛了微笑,露出冷冷的无奈。”

  “对不起。”她有些伤感,“对了,可以问你一下刚才在你花店买玫瑰花籽的老人吗?带着墨镜的。”

  “是的……怎么了……他经常来我这里买玫瑰花籽,大概每星期都会来,尽管我这里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妇女慢慢的说道。

  “他是不是每次买这些花朵来祭奠他的妻子,来述说他美丽的爱情吗?”

  “不是的。”妇女顿了顿说,“那只是他的情妇,他早就抛弃了他的妻子,之后就离开了家乡。据说他后来瞎了一只眼睛,是在战场上炸伤的。”

  

  2014-1-17

0
     
书签:玫瑰 编辑:耕石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受宠 下一篇醉饮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