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手机彩票app 收藏火种

TOP

茶、棋和女人之二人生如茶
2013-11-02 21:48:36 作者:云逍遥 】 浏览:741次 评论:1
编者按:人生如茶,只有细心品,才能尝出其中的味道。以茶来比喻人生,贴切自然。生活的希望、甜蜜、痛苦、挫折、作者一一叙述。茶,由浓变淡,沉浮、聚散、苦涩、香甜,所以感悟:人生如茶。文章结构完整,人物描写到位,最后用双关结尾,感叹中阐述了大道理。
 

        一、


  我默默地坐在医院的长廊上。空气中飘浮着刺鼻的药水混合味,让我直想吐。
  这些天,肚子痛的毛病又犯了,三天了,一直反胃,茶饭难咽。
  娟子说,姐,你快去医院看看吧,如果耽搁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店里我给你看着,你尽管放心。
  走廊里看病的人来人往,大多成双成对,老太搀扶着老头,丈夫陪伴着妻子,年轻的男子挽着大腹便便的妻。
  孤独的感觉迎面袭来,心里涩涩的。我悄悄闭上眼睛。风的身影又浮现眼前。


  橘黄的灯光下,那张曾经那样熟悉那样亲切的脸,此时却变得这样陌生这样可憎。是他吗?这就是当年那个英俊潇洒信誓旦旦要牵我一辈子手的风吗?这就是那个风里雨里曾和我一起跋涉过的风吗?棋牌楼女人妖媚的脸又闪现在眼前,那笑,那魅惑的笑……泪水夺眶而出。
  “你走!你走!我再也不愿看见你!”我恨恨地喊。
  他默默地坐在床前,烟蒂烧到手指了,仍没有动。
  “你走!这辈子,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真的不能原谅我吗?”他的声音低低的,似在祈求。
  我怒气冲冲两眼直盯着窗子,闭紧了嘴巴。
  他慢慢站起来,拉开柜子,寻找着什么。拿出来,是一本红色的存折,递给我。
  “这几年,陆陆续续存了点钱……”
  我冷笑,“你以为,钱就能补偿你对我的伤害吗?”心在抽搐,“拿走,我不稀罕!”
  他犹豫着,朝外走去。
  门轻轻地关上了。屋里一下子变得寂静、空旷。我的手战栗着,拿起存折,开户名:李菁菁;2001年,3000;2002年,5000;2013,8000……累计到现在,整整十年了,正好是15万整。
  心里翻江倒海,想起了那些携手走过的日子,泪水又簌簌地流下来。


  “李菁菁——”护士在喊。
  “来了——”我乖乖地跟随她走进B超室,躺在了雪白的床上,任那冰冷的探头在肚子上按来按去。
  “你多久没来月经了?”
  “嗯?”我不解。
  “你怀孕了。”我忽的一下差点跳起来。
  “哎哎,躺下!怀孕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不会吧,大夫,她们说我这辈子不会怀孕了!”
  “哎吆,那是说你怀孕的几率很小,你又没接扎,哪有那么绝对的事!”
  拿着报告单痴痴地站在马路边,看那几个白底黑字清清楚楚:早孕。早春的阳光疏松地洒在路边的冬青叶上,闪闪烁烁跳动,眼前有些恍惚,不知是喜还是悲。
  “滴滴——”电话响,是娟子,“姐,没事吧?”
  “哦,没有事。”
  “有一个北京的客户找你,要订一批春茶,质量一定要最好的!”
  “好,我知道了。”


  二、


  五月的原野,草木葳蕤,野花争艳,生机勃勃,一派欣欣向荣的新气象!昨夜一场细雨,大片的茶园透着蓊蓊郁郁的绿,在阳光下,闪着盈盈的光泽。那株株茶树,经过了一个寒冬的煎熬,殷殷的希望托着鹅黄色的小芽,已悄悄地探出了头,那么鲜嫩、莹润、可爱之极,恰似婴儿的粉脸,让人爱怜的不忍触摸。
  我静静地看着,心里有水波,柔柔地漾开……
  顺着蜿蜒的小路上山,前面大片新开辟的山坡,几个人正在忙着栽种幼苗。
  “菁菁——”石头看见了我,扔下手里的䦆头,大声喊着,走了过来。几个月不见,他黑了,瘦了点,但脸上透着健康的光泽,步态矫健,感觉比以前更精神了。
  几个人都站起来,笑呵呵地看着我。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指着一位六十岁左右,面相和善的老人说,“这是我爹。”
  “这是嫂子,这是嫂子的表妹——兰子。”
  我一一问好,可兰子姑娘的眼光却怪怪的,盯着我,似乎有些敌意。
  我看着她,结实的身材,红扑扑的脸庞,一双细细的眼睛满是聪慧。
  “石头哥,”我说,“你们这里有个很出名的茶艺师高师傅,据说经他手制作出的茶叶色、香、味、形比别人更胜几筹。”
  “是啊,”石头爹抢先说,“要说他的技术,十里八乡,那可是响当当的出名哦!”

 

  村东一条澄澈的小河,水波悠悠,杨柳夹岸,翠鸟婉转。
  一排二十几间高大的青砖厂房,干净、敞亮,隐隐有机器声回响,空气中飘浮着幽幽的茶香。
  高师傅带领几个工人正有条不紊地忙碌着,杀青、揉、搓、捻……每一道工序,都那么娴熟、细致、认真。
  “师父——”石头喊了一声,高师傅抬头,冲我们快活地笑了笑,示意我们先坐下。
  这是个看上去五十多岁清瘦的男人,灵活、干练,黑而亮的眼睛,逢人一笑,眼角堆满了细长的皱纹,满脸喜气。
  石头说,高师傅一生阅历丰富,经历过大风大浪,他种过地,当过兵,干过企业,当过司机,还是最早那批下海经商的弄潮儿,走南闯北,曾经败得一塌糊涂。在他人生最低谷的时期,妻子的支持给了他无穷的力量,让他横下一条心,哪里跌倒哪里爬起,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困难终没有把他压倒,现在他的产品已经在附近几个省市打开销路,颇具规模。
  “那,就是高师母!”石头指着正在场院里忙着摊晒鲜叶的中年女人说。我望着这个女人,端庄、大方,黝黑的脸因为长期的风吹日晒而略显粗糙,浓浓的眉宇间,透着坚毅。心里不禁生出一份敬意。
  这时候,一锅新茶出笼了,那独特的诱人的香气迎面扑来,轻轻吸一口,沁人心脾,浑身通泰。热情的高师母停下手里的活,麻利地烧水,烫杯,泡茶。
  “要炒出上品的茶,其实并不难。”高师父侃侃而谈,“只要掌握好两点就行,一:用心;二,掌握好火候。用心做好每一步,从选料开始……这选料嘛,就像选对象,你第一眼就要看中,有感觉,哈哈哈。”
  高师母白了他一眼,朝我们笑笑说,“这老头子,没正型。”
  高师傅接着说,“先看他的颜色,绿度,是否符合当时的季节;再看他的个头大小,是否均匀,肉质厚薄;然后要闻,闻他的气味,是否芳香,有没有打过农药。选好了料,等于选好了对象,你喜欢她,你才有兴趣去经营,去加工。二,火候呢,这更重要,不能轻,轻了就发涩,麻嘴,喝下去肚子胀;重了呢,就发苦,气味难闻,难以下咽。”
  石头说:“这就像人生,一路走来,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不能马虎大意,不能心存侥幸,马虎了,就会出岔子,会摔跟头。”
  “对!”高师傅笑眯眯地看着他,很满意他徒弟的回答。
  我端起杯子,看细嫩的芽叶在水里慢慢漾开,舒展,盈盈的,带着灵气,仿佛是生命的复活或初生。
  “闺女,”高师母贴着我的耳朵,神秘兮兮地说,“我告诉你,这茶叶是有灵性的,就像人一样,你若用心对待他,他必会真诚回馈你。”
  “是吗?”我楞乎乎地看着她,“那,万一炒坏了呢?”
  “炒坏了,也不要紧。”高师傅说,“只要你记住是坏在哪一步了,下次特别当心就行。”闲谈中,师父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那年,在他最落魄四处漂泊低迷无助的时候,看到了一条信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高薪急聘一名贴身司机,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试试。应征者众多,场面极其热闹。经过层层筛选,最后只剩下三个备选人。老总逐个查看了资料,并和他们做了祥谈,最后问:你们开车这么多年,有没有出过事故呀?
  另外两个人高高地扬起了头,得意地说:没有,从来没有!我是安全行驶百分百!只有高师父沉默地低下了头。老总问:你怎么啦?
  高师父非常难过,沉重地说,两年前,由于我一次大意,撞伤了一位老人,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老总眼睛一亮,抚掌大笑,好,我要找的司机就是你,你被录取了!
  我和石头都沉默着,若有所思。
  刘师母嗔了刘师傅一眼,嘴角漾起了幸福的笑意。

 

  一弯月牙挂在西天,轻灵,莹润。村庄和田野都沐浴在牛乳色柔和的基调中,安然、宁静。偶尔响起的一两声狗吠,给这静谧的乡村增加了一点情调。
  我和石头慢慢走着,我仔细回味着高师父的话,似有所悟。
  “菁菁,你有心事?”石头问。
  “哦,”我笑了笑,“我在想,我该怎样才能炒出一锅好茶呢?”
  石头点点头,正色道:“我正在注册一个有机绿茶品牌,以后咱们合作吧,我们负责加工、生产,你主管销售,咱们做大做强!”
  “好,一言为定!”我们伸手,击掌为证,欢快的笑声荡漾在寂静的田野。
  远远地,有个人影在村口徘徊,是兰子。
  “兰子,你怎么在这里?”石头诧异。
  兰子勉强笑了笑,淡淡地说:“睡不着,出来转转。”


  三、


  我决定扩大店面了。
  我对娟子说,这几天辛苦你了,还要帮我看一段时间的店。娟子痛快地回答:放心吧,大小姐,我愿意为您效劳呢。
  长春路16号,一间两层的门面房,宽敞、明亮,位置繁华。只是租金有点贵,每年三万五千元,再加上装修费,差不多七万了。这几年,忙着创业、买房,手头没有余钱。幸亏……
  “下午签合同吧。”我和房东说。
  “滴滴——”电话响起,“喂,姐,快回来,有人找你有急事!”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焦躁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很是着急。是风的表哥。看见了我,急急迎上来。
  你好,菁菁啊,我是风的表哥。几个月前咱们见过面的,哦,就是我姑住院的时候……啊,风出事了!
  风不让我告诉你,我想你们毕竟十几年的夫妻了,怎么说也比我们感情深厚啊。我找律师问了,也没大不了的事,是风得罪人啦,听说是某个领导的情人,唉,你说风怎么会得罪人家呢?这女人告风偷税漏税,律师说了,数目很小,交完罚金,再活动活动,就没事了。唉,本来我也不想惊动你,可十几万,我到哪里去捯饬。
  你看,我现在生意也不景气,外面还欠着几十万的帐收不上来,这做生意的,别看摆着个烂摊子,外面光彩鲜亮、人模人样的,不知道里边还一身窟窿呢……
  我打断他的话,斩截地说:“表哥,请你只管费心打点去,钱的事,不用愁,交给我!”
  我给门面房老板打电话:不好意思,合同的事以后再说吧。


  四、


  风娘来了,带着个男孩。一见面,老人便泪眼婆娑,颤巍巍掏出一个小布包递给我:菁菁啊,这是三万块钱,家里值钱的东西我都卖了,再也拿不出了……你一定要想法把风救出来啊!
  我扶她坐下,顺手倒了杯茶水,说:“妈,你放心吧,没事的。我表哥说了,过几天就出来了。”
  我看那孩子,浓浓的眉,高挺的鼻梁,黑而亮的眼,似曾熟悉。
  风娘把他拉到我面前,说:这不,他妈也走了。我回去把你们的情况慢慢跟她讲了,唉,难过了好多天,后来说想开了,强扭的瓜不甜,不是自己的人命里不担。前些天风一回去,就主动提出离了婚。这不,大前天跟着村后的根生他们去大连打工了……孩子,咱不能耽误人家一辈子啊。你说是不是?村后的根生,忠厚可靠,老早就对她有意思……
  我摸摸孩子的头,问:“淳淳,你几岁了?”孩子怯怯地看着我说:“八岁了。”
  我蹲下身,拉着他的小手,轻轻问:“你想不想来城里读书,和爸爸住在一起?”
  “想。”他羞涩地笑了。


  五、


  风回来了。一张脸刀削般瘦下去,眼睛深凹着,满脸的胡子拉碴遮住了半张脸,似乎一下沧老了十岁。
  他看着我,无言,眼睛红红的,泪水涌出眼眶,扑通一声跪下。他娘扑过去,抱着他,娘俩哭成一团。
  我背过身去,不愿让他看见我满脸的泪水。
  他痛哭着,一步一步挪到我面前,抱住我的双腿,“菁菁,我知道我错了。我求你能原谅我!我发誓,这辈子,我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们的事了!我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我哽咽着,点头,伸手拉他起来,去擦他脸上的泪水。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太快,转眼,新的一年就来了。春节刚过不久,天气便明显暖和起来。蓝天丽日,惠风和畅。婆婆说,这是一个早春哪,预示着一年好兆头。你看,窗外的杨树都泛绿了,小燕子也早早地来赶喜气,在房檐下安家了。
  我的女儿,茗茗,就是在这个充满希望的季节诞生了!
  全家人的心情和这个早春一样,盈满了绿意。
  石头和兰子一起来了,带来了自家养的山鸡、鸡蛋、新鲜的蔬菜。喜洋洋的一对新人,下个月就要结婚了。
  风跑前跑后,忙着端茶倒水,满脸浸润着满足的笑意。
  他给每人续满了茶水,挨着我坐下,俯身去看我怀里的女儿。石头笑呵呵地说:“风,你看看,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哦!”风看着我傻傻地笑,一时竟接不上话来。我搭讪着说:“喝茶,大家喝茶吧。”
  兰子端起一杯茶,笑盈盈地说:“这要感谢茶吧,我听说你们是因茶结缘啊!”
  满屋人都愉快地笑起来。


  尾曲


  两年后的一天。晚饭后,我坐在书房整理账目,已上五年级的儿子走过来,悄声问:“妈,老师让解释词语,‘人生如茶’是什么意思?”
  我望望正在客厅和女儿玩积木的风,笑着说:“去问你爸,他比我懂。”
  “人生如茶?”风似乎愣了一下,沉吟着,慢慢说:“是一种比喻吧。茶,干净、清淡、芳香、人喝了能生津、明目、利尿,还能抗癌、防辐射。她浑身是宝,澄澈了自己,芬芳了别人,就像人一样,做事认真,不张扬、不浮躁,有一颗淡定的心……”

31
     
书签:女人 之二 人生 编辑:小旭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谊海情天:第一章 下一篇谊海情天:序章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