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手机彩票app 收藏火种

TOP

青春狂人--阿春的奋斗人生(九)
编者按:出其不意地小艳被强奸致死,阿春贷款外出创业,曾遇到过的那个女人又在施什么诡计?期待下回分解。
 

  【九】小艳的悲剧

  月挂东方,皎洁的月光下,朦胧一片,风温柔如水,静静地吹着,偶尔一两声狗吠,衬托夜的宁静。

  如歌曰:等月苦啊,等月明了,哥哥就来,琴儿声响在你窗处,相会吧,等你出来啊,风悠悠,情脉脉,妹子啊,妹子,让我们如胶似漆到天明啊,到天明。

  小艳窗外不远处,响起悠扬的笛声,笛声时儿低沉,时儿激昂,仿佛在倾述衷肠,却惹得狗吠声阵阵,但没多久,狗在笛声中安静下来,也仿佛陶醉于悠扬的笛声里。

  “是阿春吗?”小艳芳心如小鹿到处乱撞,想起阿春,小脸就不犹得火辣辣的烫。披上一件衣服,轻轻地掩上门,朝着声源而去。

  “是啊春吗?”小艳轻声问道。

  “不是,我是小方啊!”男子停下手中的笛,声音仿佛有些醋意道。小方,离小艳家两公里左右,几天前因在集市上见过小艳一眼便下决心,一定要把她追到手,于是今晚便想用笛声来打动小艳,可让他难过的是,小艳来了没看清楚却问是不是阿春,这让他有种如坠冰窑的感觉,看来他不是她的菜。

  “哦,你回去吧,我今晚累了,要回去休息!”小艳转身准备离去,不料一只手却牵住了她,强势一拉,小艳被迫转身,却发现腹部被小方肩膀顶住,只见小方快速把小艳扛起来后就跑,不论小艳如何挣扎都挣脱不开。

  “快放开我,我要喊了,快放开我。”

  “不放,你喊就喊吧,总之我不怕。”

  小方扛着小艳,跑了很远很远……

  在农村,有些地方有抢媳妇这一说,也就是男子使用他的方式把女子引来后,可以强势地把她带走,大胆的可以直接把女子带回家,住上一段日子,然后再请媒人下聘礼后结婚生子,所以在那些村子里,一般的女子都不轻易出门,除非是男子以琴声动人并且是女子心怡的男子。

  “放开我。”小艳愤怒道,双手不停地拍打。

  “不放,今晚我就要你。”小方右手死死地扣住小艳的腰,左手用力地褪去小艳的裤子。

  在这迷人的月夜,上演了一幕“霸王硬上弓”,从小艳下体上传来钻心的痛,她的两行清泪静悄悄地打湿这夜。

  小方如猛兽发狠,不顾小艳是不是第一次,连续攻打了三次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如愿以偿地软趴在石头上,冷冷地发笑,我看你还怎样阿春,从今天以后,你就是老子的女人,老子的女人。

  “快穿上裤子,明天我回去请媒人把咱们的事办了,以后就乖乖做老子的女人。”小方霸道地说完,闭上双眼,回味着小艳的湿地。

  那块重重的石头,无情地砸向小方的头,这一石头,无声无息,断送了小方的生命。小艳冰冷的脸上,眼光很冷很冷,同时充满无尽的绝望。把小方的身子向崖下一抛,随后她轻轻的一跨步,如一片秋天的落叶,下坠,再下坠……

  夜,依然迷人,依然静静的,风依然温柔如水,依然轻轻地吹着。

  破晓,从崖下传来割草人惊恐而不敢执信的声音。

  “死人了,死人了,死人了……”

  两个小时后,两具尸体被抬到村里,小艳的母亲伤心欲绝,哭天动地。

  阿春静静地呆在人群中,虽然谈不上很喜欢小艳,但他的心却莫名的落空,看着小方的尸体,他恨不得上前去将他碎尸万段。

  经过派出所工作人员调查,两名死者的死因渐渐明了,女子被强行奸污后,趁男子不注意时将他打死,然后女子跳崖而自刭。

  阿春与母新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母亲一直唠叨。

  “哎,多可惜啊,这么好的一个姑娘,说没就没了,哎,真可惜。”

  夜里,阿春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他梦见小艳。小艳她身着白色衣裙,静静地呆在离他五米外,微微一笑,美丽如花,阿春静静地站着。

  “阿春,你好吗?”

  “嗯,我很好!”

  “你喜欢我吗?”

  “嗯!”阿春点头,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但对于他来说这个女孩更现实一点,毕竟都是农村人,他淡淡的喜欢。

  “对不起,我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原本打算做你的女人,没想到……”说到这,小艳哭了,两行清泪划过脸颊。这一刻,阿春想走过去安慰她,但不管阿春怎么走,都走不近小艳。

  “阿春,不要走了,我来是给你道别的,我要走了。”说完,身着白色衣裙的小艳瞬间消失。

  “不要走。”阿春从梦中惊醒,打开灯,什么都没有,这梦让她冒出一身冷汗。小艳已经死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嘎”的一声,窗被风吹开,让阿春不禁打了个寒颤,难道是小艳不甘,在梦中与我道别?

  “小艳,既然来了,就出来见我吧,我知道,你不甘心。”话毕,朦胧的夜光中,窗前出现一个有长得和小艳一模一样,脸上显得有些苍白的人。阿春凝视着她,想说的话突然被卡在喉咙,许久,白影微微一笑后消失。这一夜,阿春无法入眠,满脑子都是小艳和他那天的画面。本来阿春就不相信这世间有鬼魂之类的东西,但今夜,他明明就看到了,打破以往他的看法。如果真的存在鬼魂之类的,那么是不是死者死后因为惦念与不甘而残留着的一丝意念?阿春发现他有点迷糊了。

  第二天,阿春筹完所需的钱后,告别父母和弟弟,踏上他的创业之路。

  车上,阿春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车如何颠簸对他来说没有一点反应,与此同时,两个女人正在通着电话。

  “你说他用了10个户头在你们农村信用社贷了30万元?”

  “是的,看来你的眼光还不错,这小子确实很大胆。”

  “都申请什么项目?”

  “我看了,上面全是用于养猪。”

  “什么,这小子,真不知道他是什么猪脑子,尽然想用这钱去养猪?”

  “其实养猪也不错,只是风险有点大而已。”

  “嗯,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贷完款后就走了。”

  “好的,那先谢谢你了。”

  ……

  阿春不知道,那个曾经被他推倒的女人,时刻在关注着他,如影随形,而她,又在设计什么等着他呢?

10
     
书签: 编辑:耕石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送礼 下一篇青春狂人--阿春的奋斗人生(八)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