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手机彩票app 收藏火种

TOP

送礼
编者按:大刘的女儿大学毕业三年找不到工作,今年招聘笔试面试双优,根据以往的经验考得再好也白搭,所以想开开后门走走门子,给负责招聘的局长送分厚礼。可是局长一直找不到人,七弯八绕局长的父亲答应接见,于是发生了这篇故事。大雾天,开车绕到了父母的墓地,梦中受到了父母的教育,礼没送成,结果女儿却被录取了。故事感人,构思奇巧,叙述简洁流畅,反映了现实生活。推荐分享,感谢赐稿,问好文友,马年快乐!
 

    雾很大,大刘小心翼翼地开着他那破旧的送货用的面包车,在能见度不足百米的路面上缓缓前行。偏偏遇到这么个鬼天气天气出门,大刘深感懊恼,恨自己运气太差。他这次是给刘局长老家的爹去送礼,面包车的后背箱里是他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汗水钱买的贵重礼品,为此,他咬牙再咬牙。唉,要不是为了孩子的工作……孩子大学毕业已经三年了,盼工作盼得眼睛都绿了。虽说这次招聘文告上说如何如何公正,孩子的笔试和面试成绩也都不错,可他还是不放心,现在的社会风气,即使分数高也白搭,这样的事他听多了。朋友们都劝他给负责这次招聘工作的刘局长送些大礼,甚至有的主动给他疏通关系,可刘局长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腿都跑细了,可连刘局长的影子都没看到。这次好不容易跟刘局长老家的爹取得联系,还是托自己妹夫的大舅子的岳父,他和刘局长的爹是故交,人家才勉强答应给说句话,说好今天见见面。

    雾色越来越浓,能见度只有几十米的样子,大刘只隐隐约约感觉到大路两边的建筑物,偶尔有车辆和他擦肩而过。根据他以前行走路线的判断,他好像走到了一家熟悉的乡镇卫生院的附近。也就是说,在前面不远的岔路口西行不远下大坝,便是通往目的地的乡间马路了。于是,他紧张的心情似乎一下子松懈下来。

    可是,他向前行驶了好长一段距离,依旧没有看到原先熟悉的路口,他怀疑自己走错路了,于是便掉转车头根据自己的判断又往回走了一段距离。如此往返几次,依旧没有找到那个路口。他想向过路的车辆或行人打听一下道路,可偏偏这时路上一个人也看不到。他的心里有些发毛,索性一直开下去,他想,开下去一定能遇到行人或村庄的。可事与愿违,雾大得让他根本看不到一个村子。行进中,他还拨了好几个朋友或家人的电话,可电话不是无法接通,就是不在服务区。他彻底绝望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开,不知所终。

    终于,他又累又饿。趴在方向盘上想休息一下,可不由自主的便睡着了。等他清醒过来再次开了一段路程,才惊喜地发现原来七拐八绕的,竟然回到了自己的老家。等他兴致勃勃地敲开父母家的大门,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开了门,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说:“说曹操曹操就到。孩子,你可来了,刚才我和你爹还说你,猜你八成今年又不来给他过生日了。孩子,你已经两三年没来给我们过生日了,今个怎么得空来呀?”

    “我……我……”大刘红了脸,一脸窘相。

    “孩子这不来了么,大冷天的,在外面干什么,快进来。”满脸皱纹的爹也迎了出来。

    大刘慌忙将错就错地从后背箱里拿出本应送给刘局长爹的礼物,跟着父母走进屋里。母亲一眼看到大刘手里的一箱茅台,惊讶地说:“老头子,瞧咱儿子,知道你爱喝酒,还给你买了茅台。”

    父亲嘴里埋怨着:“有钱没地儿花了,买这么贵重的东西?”话虽这么说,可眼睛却乐得眯成一条缝,他把手直接伸向包装盒,伸手刚要撕。

手机彩票app   “爹,别动!”大刘仿佛意识到什么,急忙大声喊道。

    爹娘一下子愣住了,半晌,娘才好像明白了,她语气里带着嘲讽:“噢,闹了半天不是给你爹买的。我说呢,你一个大忙人,怎么有功夫来看我们呢。”

   “娘,我——”大刘结结巴巴地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声音小得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

   “孩子也是被逼的,”大刘爹说,“孩子,爹从小是怎么教你的,做人要靠真本事,不要搞歪门邪道。爹清清白白一辈子,从来没做过偷鸡摸狗的事。要相信,不论什么时候,还是好人多,那些吃不义之财的,终究得不了好报,即使今世不报,来世也要遭报应的。”

手机彩票app    这时,大刘娘的神色忽然变了,她向老伴使了个眼色:“该走人了!”

    大刘爹会意地点点头,一向和蔼的他这时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大声呵斥道:“既然不是来看我们的,那就请回吧!”

    大刘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母亲,母亲对他更是怒目而视:“我说你还不快走,别惹你爹生气了好不好!”说着,竟然连推带搡地把大刘推出门外,接着,大刘身后便响起“砰”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啊!”大刘忽的从方向盘上惊醒,原来是做了一个梦!此时,浓雾散尽,太阳光亮亮地照着大地。大刘环顾四周,大吃一惊!他的车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停在父母坟墓前的一条小路上。大刘打了个寒颤,因为他忽然想起,今天是父亲的祭日!

    大刘想着刚才做的梦,羞愧难当。他不再犹豫,从后备箱里拿出两瓶茅台,撕开包装,一股脑倒在父亲坟前。然后,又把拆封的猕猴桃、香蕉摆放在父母坟前,双膝跪地,放声大哭。

    等大刘驱车回到自己的家里,已是下午四五点钟,女儿兴高采烈地跑出家门,急切地问:   “爸爸,你到哪里去了,我找你大半天了,打电话也不通,急死我了!”

    “我出门办了点事。”大刘心疼地望望女儿,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爸爸,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你想先听哪个?”

    “随便你吧。”

    “先说坏消息,刚刚查到,录取结果在网上公布了,我落选了!”女儿故意装出很悲伤起来。

    “意料之中。”大刘安慰道,“谁让你休了个没本事的爸爸。放心,找不到工作,爸爸养你一辈子!”

     “不!”女儿忽然跳起来,像变了个人,搂住大刘的脖子,双腿翘到他的身上,孩子似的亲吻着他,“再告诉你个好消息,刚才我说的话,全是骗你的!”


1
     
书签:送礼 编辑:耕石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鬽杀 下一篇青春狂人--阿春的奋斗人生(九)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