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中国的纯文学净土!
火种会员 设为手机彩票app 收藏火种

TOP

仙恋
2013-09-10 15:32:14 作者:紫烟轻舞 】 浏览:3787次 评论:7
编者按:这世间情爱,犹如过眼云烟,只是为了历练世间凡人之劫数。墨画懂得这一切,他是玄仙,不出千年便可羽化登仙,跳出三界之外。如今却为了莲花一样美丽的女子白之雅而跳不出这红尘一方。白之雅与墨画的生死轮回恋情令人揪心,然而更令人感动的是一直默默守护着白之雅的长风。为所爱之人而死,或许也是另一种幸福。推荐!
 

【一】  
    蜀山之颠,云雾缭绕,流水潺潺,漫天梅花随风飘舞,暗香凝袖。菩提池中的白莲有的含苞待放,有的迎风轻摆,一株并蒂莲花开得分外美丽,在阳光下闪耀着一层层白色的光晕,在翠绿色的莲叶衬托中,更显洁白清丽。漫天绯色中,一旁悬崖青石上坐着一位白衣胜雪的男子,长及膝的云发如瀑布倾泄了一身,随风飘飞。白晢修长的手指轻抚着九天玄琴,琴声柔和而宁静,空灵而幽远。让倾听者不禁能放下心中所有的贪婪与执念,心甘情愿臣服在他的脚下。曲罢,男子临风而立,璎珞轻舞,暗香浮动,白得不惹半点尘埃的身影,仙姿秀逸,孤傲出尘。被风撩开的黑发下一张面容更是美得无法用任何语言去形容,棱角分明却又不失儒雅清姿,柔和中却又多了份淡漠。惊为天人的眉宇间是掩不住的清高傲然,漆黑如星辰的双眸,透出淡然如月华般的清辉,将他隔在了尘世之外,圣洁的让人不敢直视,仿佛多看一眼便是亵渎。高而挺的鼻粱下一双薄唇却略显苍白。他就是墨画,在此镇守被神界压在此的魔界之君巳有千年的九天玄仙。
    皓月当空,清风徐徐,只见菩提池中的那株并蒂莲散发出七彩光芒,将整座九弦宫照耀得熠熠生辉,屋内的墨画推门而出,依旧一身素衫胜雪,心中一念,便知是池中并蒂白莲吸取了这蜀山之颠的灵气及自己身上的仙气而修成了凡间精灵,深邃的双眸中没有丝毫波动,转身又进入了屋内。这佑大的九玄宫千年来只有他墨画一人,他只为镇守魔君而存在。
    月光下,七彩之光渐渐加强,让人不敢直视,只见一柱白光直冲云宵,再慢慢向四周扩散,莲花中央的莲心上出现了一位双手抱膝的女子,如丝的长发将女子包裹其中,女子缓缓抬起头来,一头黑发如丝般柔顺的散落在身后,在月色及逐渐散去的光芒中,只见女子肤如凝脂,眉若远山,青丝花容,妩媚袅娜。慢慢张开如帘般黑色睫毛下的双眸,仿若一池清溪在缓缓流淌,纯净透明。女子如樱桃般小巧的唇边荡起一抹笑靥,张开双手在自己眼前晃了又晃,又用双手摸摸自己的脸,自己的双腿,竟格格的笑了起来,那声音仿如百灵鸟的叫声般清脆而甜美。纤纤素手结成兰花指形朝池中莲叶轻轻一指,莲叶便化做一件翠绿色的罗衫落在了女子身上。如纱的衣衫轻柔的滑过女子的柔荑,将女子妙蔓身姿藏在了罗衫之下。莹白如玉的玉颜,吹弹可破的肌肤,在翠绿色衫子映衬下更是美得惊心。飞身而起,落在了墨画门前,女子跪在门口,清脆的声音响起:“多谢玄仙每日抚琴助我修行,才令我今日修得人身,我愿长随玄仙左右,求玄仙应允。”屋内传来如九玄琴音一般的幽幽古音:“你今日修得人形,仍是你得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与本仙无关,你且去罢。”
    “但若不是玄仙你注入仙气于九玄琴音之中,我若想修成人形恐还得几百年以后。”
    “此乃蜀山之颠,灵地也;我抚琴,兴致也;你修成人形,机缘也。勿需多言,自行修练去罢!”
    女子不再言语,飞身而起,先找个适合修炼的地方吧,但要我离开蜀山,那怎么可能呢?在池中望着那白衣伴荷葭的身影已千年,如今终于修成人形,她又怎会离开他呢?
    可她又何曾会想到,化成人形后经历的那些生死别离,求之而不得是如何的痛彻心扉,蚀入骨髓。还不如做一株伴在他身边的白莲,至少每天还能看他衣白胜雪,抚琴轻吟,如水月华中只剩他眉眼如画……
    一阵打斗声从远处传来,女子停在一颗松树上观看,只见一位满头红发,面目凶悍,一身黄黑相间的皮肤,看上去极其恐怖的妖怪正与一位面目清秀的白衣男子打斗,女子心中暗暗骂道:“长成这副德性,也想学俺的九天玄仙穿白衣服,活该挨打,打死你也活该,哼……。”可是不曾想到这看似弱不禁风的白呆瓜倒还挺厉害滴,眼看一掌朝着那红发妖怪胸前劈去,招式凌厉,若击中,不死恐怕也得残废。女子忙摘下一枚松果朝白衣男子的手腕打去,白衣男子冷不防有人偷袭,忙收回手,一掌便打歪在了女子所藏的松树上,女子赶紧飞身而下,裙裾轻扬,丝发飘飞,仿如九天仙女从天而降。只听得“啪”的一声,女子栖身的松树被拦腰劈断。红发妖怪朝落下的女子看了一眼,一转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白衣男子喝道:“何处来的妖女?竟敢坏本魔使大事。”
    女子转过身来,满脸不屑,双手叉腰,朝着白衣男子说道:“姑奶奶我是你妖祖宗,就喜欢坏你这个白呆瓜事,今天就让姑奶奶我让你变成黑呆瓜。”
    白衣男子看清女子的面容后却来了兴致,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口吻说道:“姑娘生得如此貌美如花,不如嫁与我步飞尘为妻可好?别说你把我变成黑呆瓜,把我变成黑傻瓜我步飞尘也心甘情愿呐。”说完还不忘朝女子抛上一个大大的媚眼。
    女子差一点没呕吐了一地,说道:“啊,我呸,也不撒泡尿照照,凭你也想娶姑奶奶我?”白衣男子哈哈大笑道:“等相公我把你抓回去了同房后,相公在慢慢照不迟。”语音未落便朝女子手腕抓去,女子身子一侧,飞身朝步飞尘身后松树一借力,朝着步飞尘后背一掌击去。步飞尘身子朝后一仰,身子从女子裙摆下一闪,轻松躲过女子一掌,并抓住女子的脚踝处,脸上摆着一副淫笑,说道:“娘子就这么两下子呀?如何让相公我变成黑呆瓜呢?”
    女子一声冷笑,手指瞬间凝成一束剑光,弯腰朝步飞尘双脚砍去,步飞尘双脚凌空飞起,抓着脚踝处的手一用力,女子身子便被抛在了半空,女子还未反应过来,却早以被步飞尘揽进了怀中并点了穴道,两人从半空缓缓落下,女子柳眉紧锁,心中暗叫倒霉,没想到出师不利,刚成人形便被这死白呆瓜抓住。玄仙,对,玄仙,不管玄仙听不听得到,至少还有一线希望吧。女子身子不能动,还好嘴能叫,于是大喊道:“玄仙哥哥,救命呀……救命呀……。”
    步飞尘哈哈大笑道:“娘子,这是喊谁呢?别怕,相公疼你都疼不过来,怎舍得要你的命呢?省点力气洞房时在叫吧,哈哈哈……。”说完便扛着女子朝着松树林外飞去。
    “放下她。”步飞尘身后响起了如碎玉一般的声音。步飞尘转过身来,看见半空中站着一位身着白衣,丰神俊朗的男子。女子仿若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叫道:“玄仙哥哥,救我,救我!”步飞尘放下女子,双目瞬间充满了杀气,道:“你就是镇守魔君的九天玄仙墨画?”墨画并不做答,语调中也不带半分感情,只淡淡的重复道:“放下她。”
    步飞尘知道依自己的道行,根本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只能恨恨的道:“墨画,你等着,等魔君出世,看你还能如此嚣张!”说完便消失在松林中,不见了踪影。
   “你个死白瓜,我玄仙哥哥就这么嚣张,有种别跑呀,死白瓜,烂白瓜……。”墨画依旧面无表情,只抬起手凌空一弹,便解开了女子身上穴道,飞身朝九玄宫而去。“等等我嘛,玄仙哥哥……。”女子赶紧也朝着墨画身后追去。
    等女子气喘吁吁的追到九玄宫,墨画巳坐在菩提池边的白玉桌前喝茶了。女子上前也一屁股坐在桌前,一把抢过墨画手中的茶一口便喝了下去。墨画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但瞬间又被淡漠冰凉的眸光所遮盖。女子刚好扑捉到了那丝笑意,这笑简直可以颠倒众生,不光是沉鱼落雁,简直令日月无光都绰绰有余了。天下竟有生得如此俊美的男子,这一笑,把女子的魂都快勾了去了,一双杏眼直勾勾的望着墨画,只差没留口水了……
    墨画如碎玉的声音响起:“你刚修得人身,还需勤加修炼,心存善念,方可修正成果,飞升成仙,以后你就在此修行吧。”
女子尴尬的吞了吞口水,激动的说道:“谢谢玄仙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嘻嘻……”
   “你可有名字么?”
   “名字?什么名字?”
   “就是方便别人唤你时的称呼。”
   “哦,没有,玄仙哥哥你喜欢怎么叫都行,呵呵!”
   “莲,花之君子也,洁净高雅,你乃白莲所幻化,不如就叫白之雅可好?”
   “只要玄仙哥哥喜欢,就叫白之雅吧!”

    从此之后,九玄宫多了一位白之雅,寂静了千年的九玄宫整天都回荡着如白灵鸟清脆的“玄仙哥哥”。
    “玄仙哥哥,玄仙哥哥。”白之雅又蹲在菩提池边大声的叫着。
    不一会墨画出现在了池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之雅,又有何事么?”
    白之雅兴奋的站起身,上前拉着墨画的手,把他朝菩提池边拽着边说道:“玄仙哥哥,我现在可以微观了,你看,我可以在菩提池水中看见人间了,玄仙哥哥,你快看,人间这是在干什么呀?”
    墨画微蹲下身子,只见水面上两位身着喜服,手持红绫的凡间男女正在行交拜之礼。白之雅转着头,一汪清澈如水的眸子望向墨画,问道:“玄仙哥哥,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呢?你看他们都笑得这么开心,一定是在做很快乐的事,对吗?”
    墨画望着这清澈的双眸,一瞬间居然觉得自己差点被这清澈的眸光卷了进去。但一开口,却又是冷漠得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这是人间的结婚之礼,从此之后,这两人就会一起生活,甘苦与共,不离不弃。”
    “哦,所以他们笑得这样开心。”
    墨画心中却想,此时他们是很开心,人生是何等短暂,转瞬既逝,短短几十年光景,却要经历生离死别,轮回之苦。又有多少凡人来世又曾记得今生所爱之人?他是仙,早以不为情而动痴念。“玄仙哥哥,那我嫁给你好不好?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永远在一起啦?”白之雅绽放出一抹笑颜,清澈得让人忘了自我。墨画此刻却一时语噻,轻轻抽回自己的手,朝梅林走去。白之雅忙追上去,拦在墨画的前面,“玄仙哥哥,你娶之雅好不好嘛,这样之雅就能永远陪着你啦!”
    墨画轻声说道:“之雅,我是仙,早已参透世俗的七情六欲,贪、嗔、痴、怨、仇、恨。当你获得仙身,长身不老的同时,也要牺牲所谓的快乐情感。你虽是妖,但你得我渡化之仙气,勤加修炼,假以时日,便可羽化成仙,这世间情爱,不可如过眼云烟,只是为了历练世间凡人之劫数,懂吗?”
    “不懂,那凡人才几十年生命,都要想一生一世不分离,可我们却有千年甚至万年的生命,为什么不能永远在一起?”
    “我们虽有千万年之寿,但也是逆天而行,所以从修真至飞升成仙,每3000年便要渡一次天雷之劫,修为越高,天雷则更猛烈。
    渡过十劫,方可成为真正的玄仙,但若再动凡念,逆天而行,便会再次引起天雷之劫,如若渡不过,便会灰飞烟灭。”
    白之雅垂下了头,原来她不能嫁给玄仙哥哥,嫁给他就会让他灰飞烟灭,她不要离开他。这一刻,她忽然讨厌自己为什么有这么长的生命, 为什么他们不能做一对饮食男女,这样他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

【二】
    一条巨大的黑头剑蛇在草丛中游走,发出哧哧的响声,游进了万妖洞内,随着一团黑烟变幻成一位着黑衣的妖媚女子。只见万妖洞内聚集了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有走火入魔的各种散仙;有青面燎牙不能投胎的孤魂野鬼;有长着翅膀的蝙蝠怪;也有兔精;蛤蟆精;树妖;狐妖,等等……只要在天地间修成精灵或妖怪的都一定要到万妖洞报到,否则,还未修成正果便要被万妖洞主所灭。只见那蛇妖跪在地上,妖媚的朝着洞主说道:“启禀洞主,小妖巳查到盘古斧在昆仑山清徐仙手中,如今那昆仑山巳派出大量弟子去帮太白山镇妖,正是我们去夺盘古斧的好时机。”

    说完一双魅惑的眼睛望向坐在万妖椅上的洞主,只见戴着铜质的动眼断腭面具的万妖洞主,一双眼睛盯着蛇妖,伸出手掌,便将地上蛇妖吸到了自己怀中。“哈哈哈,你做得很好,本洞主大大的有赏。”语罢,口中吐出长长的信子朝着蛇妖的脖子吻去,一阵缠绵之后,洞主朝着蛇妖说道:“魅姬,去吧,组织群妖夺盘古斧,只要拿到神斧,一定可以劈开昊天塔,救魔君出世,哈哈哈哈……。”  
    “是,洞主,魔君出世,三界无双。”“魔君出世,三界无双!”万妖洞里群妖声音响彻云宵。
    正在抚琴的墨画琴音一震,心中一念,便知大事不妙,如果昆仑山中了万妖洞主声东击西的诡计,让盘古斧落入了妖界,劈开昊天塔,魔君入世,三界将永无宁日。
    “玄仙哥哥,怎么不弹了?”
    “之雅,你带上这把九天玄琴马上赶往昆仑山,助清徐仙击退群妖,一定不能让盘古斧落入妖界之手。”
    “好,我马上就去。”
    “一定要小心。”
    “嘻嘻,跟玄仙哥哥学了五百年了 ,对付这群妖怪何足惧哉呀?”
    “这次万妖洞主也亲自出洞,不可小觑,知道么?”
    “嗯,嗯,我知道啦!”
    “记住,尽量拖住,我会通知青城与峨眉的弟子赶去助你。”
    “好,我马上赶去昆仑。”
     拨出系着五彩剑翎的幻云剑,心中默念,幻云剑立刻增大数倍,悬在地面,之雅跳上剑,将九天玄琴收入幻墟内,朝昆仑山而去。
    此时的昆仑山正与万妖大战,杀声震天,昆仑弟子死伤无数,尸横遍地。魅姬一招魅影掌将清徐仙从半空击落,掉落在地的凊徐仙一口鲜血喷了一地。
    “乖乖交出盘古斧,否则,让你知道什么叫死得有节奏感。”魅姬立在一旁轻蔑的说。
    “你休想,就算万劫不覆,也休想我交出盘古斧。”打倒在地的清徐仙义正言辞的回道。
    “少跟他啰唆,他一定将盘古斧收在幻墟中,将他心肺掏空,我就不相信找不出盘古斧。”一位白衣男子站上前说着。说完正准备一掌向重伤在地的清徐散仙击去。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幽幽的琴音如一股利刃不偏不移刚好震中白衣男子正欲出掌的双手。
    “好你一个白呆瓜,真是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冤家还真是路窄,今日看本姑奶奶如何收抬你。”手执九弦琴的白之雅立于幻云剑上缓缓的说到。
    不错,这白衣男子正是步飞尘,甩了甩被九弦琴震麻的双手,朝着白之雅说道:“原来是娘子你,哟,过了五百年不见,娘子越发水灵动人了,相公可想死你了,娘子你怎么连相公都打呀?”
    “啊,我呸,不要脸,谁是你娘子。”
    “步飞尘,少跟她废话,今日一定要拿到盘古斧,大家一起上,要不她们援军一到可就麻烦了。”万妖洞主呵斥到。
    群妖一听万妖洞主下今,朝着白之雅一齐攻去。
    站在幻云剑上的之雅忙坐于剑身上,清雅优扬的琴音也随之响起,琴音仿佛能夺人心智,群妖都忍不住放下手中兵刃,如痴如醉的沉浸在这琴音之中。万妖洞主一看不妙,凝聚内力大吼一声,冲破了琴阵。白之雅被琴音回震,嘴角渗出了血丝。心中喑叫不妙,不曾想到这万妖洞主妖力如此了得,怪不得玄仙哥哥嘱咐自己不可轻敌。本凝聚了自己全部功力想尽快击退这群妖怪,没想到反被震伤。不管了,先拖延时间,等峨眉,青城派来了,就有救了。 强咽下快要翻腾出喉咙的鲜血,将气运入丹田之中,琴音再度响起,顿时天昏地暗,乌云遮日,如一张天罗地网将整个昆仑山包裹其中。
    “快,坐下运气,掩住双耳。”万妖洞主喝道。道行浅的妖怪修为不够,被琴音贯穿耳膜,犹如一把把尖刀在心口之上猛刺,痛得满地打滚。一柱紫光忽然直冲云宵,瞬间天地重见天日。只见万妖洞主手持一条黑链朝着白之雅击去,刹时,黑链击碎音符,白之雅从云端被击落坠地,只感觉一股腥甜味从心口上涌,‘哇‘的一声,鲜血吐了一地。
    “步飞尘,快,去夺盘古斧。”万妖洞主下令。
    “得今。”
    只见步飞尘朝地上奄奄一息的清徐仙一掌击去。白之雅忙素手一挥,幻云剑于空中向步飞尘飞驰而去,却又被万妖洞主的黑链打落。步飞尘一掌穿透清徐仙的胸口,心肺皆被掏空。一眨眼,群妖便了无踪影……
    白之雅看着清徐仙空了一个窟窿的身体缓缓倒下,心口又一阵排山倒海,又吐出一口鲜血便晕了过去。

【三】
    蜀山之颠九玄宫的墨画,微观到晕倒在地的白之雅,此刻竟乱了心绪,眉梢紧锁。可是他不能离开蜀山,现在被镇锁在昊天塔的魔君越来越强,他必须每天运一次功加固昊天塔的法力。在加上最近妖魔仿佛听到了魔君的招唤,但惧于自己玄仙威名,都徘徊在蜀山周围,伺机而动。万一让群妖打破结界,救出魔君,后果不堪设想。这是他的天职,他注定只是为这三界众生而活。几千年来,他不曾觉得这样有何不好,日子如水向东逝去,没有什么喜欢或不喜欢,快乐或不快乐。也不知担忧牵挂为何物,因为他是高高在上的玄仙。但为何看到之雅被打落在地时,心中如此焦虑担忧?也许仅仅是相处太久了吧……。可还是放心不下,将心神凝聚,修长洁白的手指划开水画,水中立即出现了昆仑山的景象,此时峨眉与青城弟子巳赶到,正在给昏迷了的白之雅运功疗伤,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眉梢轻锁,转过身匆忙朝昊天塔飞去。刚太心急,竟没感应到群妖巳用盘古斧劈开了结界,朝昊天塔而去了。
    万妖洞主手持盘古斧,正欲朝昊天塔劈去,一道白光如虹朝他打来,一闪身,回头,看见一身素衫似雪的墨画从天而降,长发如瀑,衣袂飘扬。
    “就凭你,也想劈开昊天塔。”半空中冷漠如冰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墨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魔君注定会出世,你是阻挡不了的。”万妖洞主边说边向一旁的魅姬与步飞尘使眼神,两人也心领神会。万妖洞主将盘古斧扔给步飞尘 ,凌空而起朝墨画攻去,只见无数白光与紫光交织。而步飞尘举起盘古斧也朝昊天塔劈去,墨画心中默念,从塔中飞出一把剑朝步飞尘攻去,这把君子剑是墨画的配剑,早已具有神识,与主人心意相通。步飞尘被连连击退,魅姬忙从幻墟中取出九黎壶,口中默念口决,揭开壶盖,壶口一股黑色旋风朝君子剑吸去,这九黎壶里有奇异空间,可将天地收纳于内,也可炼化万物。君子剑自然敌不过,转瞬便被吸进了壶内。而墨画此时无暇分神,步飞尘扬起盘古斧便朝昊天塔劈去,可是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噬了回来,被震飞在地。魅姬上前捡起盘古斧也朝其劈去,同样被震落。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这能分开天地,有穿棱太虚之力的盘古斧为何劈不开这昊天塔?此时的墨画与万妖洞主双双从空中落下,只见万妖洞主一手抚着胸口,嘴角慢慢渗出血来。而一旁的墨画负手而立,依旧白衣飘然,眼落星辰。“走。”随着万妖洞主一声令下,群妖便消失于蜀山。群妖一走,一丝鲜血从墨画唇角流出。没想到万妖洞主竟找到拴天链与九黎壶,现在连盘古斧也落入妖界。今天幸不是月圆之日,而且自己以防万一将大部分仙力倾注于塔身,否则昊天塔倒真被劈开了。盘膝而坐,双手结印,白光环身,气走小周天,不一会功夫嘴角的血迹便隐去了,调息片刻,便朝九玄宫飞去,想必之雅,这会也应回到蜀山了。
    墨画前脚刚到九玄宫,峨眉大弟子季长风后脚便抱着昏迷的之雅到了,见到季长风这样抱着之雅,心中竟有一丝不悦。冷冷的接过昏迷的人儿,朝自己的卧塌走去,头也不回的说:“你们下山去吧。”
    “是,玄仙。”季长风应着,望着远去的背影,眼中盛满着担忧与不舍。
    佛曾对世人说:“不能去追求过于美好的事物或去爱你不该爱的人。”此时的季长风不曾想到,他会为了这样一个女子而放弃生命。
    墨画轻柔的将之雅放在床塌之上,面对着她盘膝而坐。双手结印,两人渐渐被一团白光笼罩,身体旋转着慢慢升高,约摸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才从半空中缓缓下落,白光也随之消散。之雅努力的睁开双眼,露出甜美的笑靥。
    “玄仙哥……”话未说完,却又吐出了一口鲜血,晕在了墨画怀中。
    看来这拴天链果然厉害,虽然差不多渡了自己近百年的内力给她,却也只能暂时稳住她的伤势。看着怀中的人儿,轻轻撩开她垂于脸颊的云发,露出之雅绝美的俏颜,竟看得有些入了神,忍不住朝着她那被鲜血染得嫣红欲滴的双唇吻去……
    “玄……”季长风未完的话卡在了喉间,忙捂住嘴并退出刚跨进屋内的半条腿。被这声音唤回的墨画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心中也是一惊,忙将怀中的人儿平放在床塌上。
    起身踱至门口,却见昊天塔处云潮暗涌。
    “你在此看着之雅。”
    “发生什么事……”
    季长风话未说完,墨画却早已不见了身影。
    “玄仙哥哥……”
    听到室内传来的声音,季长风兴奋的朝着床塌走去。
    “之雅,你醒了?”
    “你……,你是长风哥哥?”
    “对,你还记得我?”季长风显得有些惊喜。
    “呵呵……,当然记得。”
    “那日在昆仑,你一醒来就叫着玄仙哥哥……”
    “所以你告诉我你叫季长风,让我叫你长风哥哥。”之雅甜甜的笑着说。
    看着面带微笑的之雅,季长风有些失了神,这么清澈明媚的笑容,天上人间也值得去追寻。
    “对了,玄仙哥哥呢?他怎么不在?”
    “哦,我看玄仙是去昊天塔了,可能是有妖魔侵塔吧!”
    之雅忙跳下床塌。
    “你这是要做什么?你身体还没恢复……”
    “我要去帮玄仙哥哥。”说完便抽出玄云剑朝昊天塔而去。
    “等等我……”季长风也忙御剑紧随其后。
    此时墨画正与万妖洞主对战,墨画本就受伤,又渡了近百年仙法给之雅疗伤,此时,便略显吃力。万妖洞主心中大喜,忙对着魅姬传音,只见一旁的魅姬口中一动,手上便多了九黎壶,朝着墨画揭开了壶盖,一股黑色旋风朝着墨画吸去,说时迟,那时快,之雅朝着墨画扑去,用尽全力将墨画推开了。而季长风也想用同样的办法去救白之雅,却为时巳晚,两人双双被吸进了九黎壶内。随着这股强劲的黑风两人掉落壶中,一股灼热便扑面而来,这壶内烈火溶岩,犹如十个金乌照射。季长风忙脱下长袍,并用仙力护住之雅。
    “长风哥哥,你怎么这么傻呀……”白之雅有些哽咽道。
    “我不傻,你才傻。”
    “玄仙哥哥也算是我的恩人,他渡我仙法,助我修得人形,还救我的命,我这么做本也应当,可你呢?我从未曾为你做过任何事。”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也愿意这么做。”
    “……”
    法力渐渐被九黎壶所吸,两人也越来越虚弱,体内渐渐缺水,嘴唇都如结了痂一般。季长风趁之雅不注意便点了她的穴。
    “长风哥哥,你这是干嘛?”
    季长风不出声,只是撩开自己的左手衣袖,右手双指一挥,鲜血便从左手流了出来,他将左手放到白之雅的口中,腥甜的血液顺着喉咙流进白之雅体内,却化做她腮边的两行清泪。她无力阻止,只能让泪水泛滥。季长风微笑着用右手温柔的拭去白之雅眼角的泪水,虚弱而轻柔的声音飘进白之雅的耳朵:“我不要你哭,你知道吗?因为你的笑,你的笑清澈得让我忘了我自己,让我觉得无论是天上或人间都值得我去追寻……”
    吸取血液的白之雅不顾一切的冲开穴道,而季长风煞白的脸,抿着毫无血色的双唇,却晕了过去,扶起晕过去的人儿,忙从翠绿的裙摆撕下一角将伤口包扎。“长风哥哥,你醒醒……你醒醒……”白之雅哽咽的唤着,泪水一颗颗滴在季长风的脸颊上,心上人儿的泪水终于唤醒了晕过去的季长风,慢慢的张开了双眼,努力的展露出一个微笑,“之雅,不要哭,以后你要快乐的生活下去,因为你的笑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知道……吗?你再为我……笑……一笑,好……吗?”
    “嗯,之雅不哭,之雅为长风哥哥笑……”擦掉眼角的泪水,扯了扯嘴角,强挤出一抹笑靥。季长风抬起右手想要抚摸一下那如花的容颜,却无力的从半空中垂了下去,一颗眼泪从缓缓闭上的眼角无声滑落。
    “长风……哥哥……啊……”白之雅发出一声长啸,泪如雨下。
     而壶外还在与万妖洞主斗法的墨画感觉心口仿佛被人用尖刀刺了一般疼痛,忙用手抚着心口。却被万妖洞主看出破绽,手中拴天链便朝着墨画劈了过去。闪躲不及,鲜血顺着薄唇不断流出,染红了雪白的衣衫。看来他无力阻止魔君出世了,为了天下苍生,只有用自己的性命来搏一搏了。
    “天地无极,万物有灵,听我号令。”口中念着神决,身子腾空而起,从四面八方飞过来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束将他包裹其中,顿时光芒四射,亮得睁不开眼,而这团七彩如琉璃的光芒朝着昊天塔飞去。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一团金光祥瑞出现在九天之上,拈花指轻扬,那团七彩光芒倾刻散尽,墨画也缓缓落在了一叶莲花之上。
    “原来是菩提祖师!”墨画双手结印参拜道。
    “阿弥托佛,孽障,还不快快显出原形。”菩提祖师对着万妖洞主轻斥道。万妖洞主正想拼尽全力一击,却见菩提祖师轻轻一挥,一束束莲花如天罗地网般飞出,只听得一声惨叫,万妖洞主变成一条青龙,巳臣服在菩提老祖座下。众妖见此,皆四散而逃,莲花指轻弹,魅姬与步飞尘瞬间被打回原形,九黎壶亦被菩提祖师所收。
    “墨兄,你我也神交千年,抚琴布棋,吟诗论道,你而今已是玄仙,不出千年,便可羽化登仙,跳出三界之外。为何而今却跳不出这红尘一方呢?”除却一身祥瑞的菩提祖师站在墨画面前说道。
    “当年祖师于菩提树下豁然大悟,得无上大道。而今我本该一心悟道,无奈情缘难了,佛家讲究因果,种如是因,结如是果,一切乃因果循回,随缘而安不也是一种修行么?”
    “哈哈哈……那墨兄就随缘而安吧!”
    “既如此,还请祖师渡化白之雅。”
    “她乃并蒂莲所幻化,上有并蒂花,下长并蒂藕。只不过要重回轮回之道方得获重生。”
    “墨画在此替白之雅谢过祖师了。”
    “墨兄无需谢我,要救她,是你而非我。”
    “请祖师指点。”
    “她现在神形皆伤,你要将她三魂七魄用仙术凝聚七七四十九日,而且必须在九九八十一天内让她进入轮回,投胎做人,否则她将神形俱散,灰飞烟灭。因她只是一株白莲所化,并无血肉之躯,本不该进入轮回。你要将她元神凝聚,将耗费你近千年修为;逆天而行,也将接受天雷之劫。”

【四】
    白之雅站在奈何桥头,一路盛开的蔓珠沙华开得异常娇艳,散发出独特的芳香,这生长在幽冥间的接引之花,阵阵幽香唤起巳逝之人前世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过往一幕幕闪现,无论你舍或是不舍,在过完这无可奈何的桥,饮下由前世爱恨交织,嗔痴欲怨而煎成的孟婆汤后,从此便烟消云烟。白之雅一步一回首,心中藏着一个执念,只希望在这一世结束的时候,能让她看一眼那心爱人的容颜,只一眼,就足够,足够为他孤寂千年,只为来世将他找寻。她怎能在行过这奈何桥,喝完这孟婆汤,饮过那忘情水之后,把前世情深演变成来世陌路?不要,那怕让她粉身碎骨,神魂皆散,只要不将他忘却,她也甘愿受之而无怨无悔。
    “姑娘,来吧,饮下孟婆汤,前缘尽消。”立于桥头的孟婆微笑的望着白之雅。
    “不,我不饮。我不想将前缘尽消,我生生世世都不要将他忘记。”白之雅将孟婆汤倒入忘川河之中回道。
    “唉,姑娘又何必如此执着?孟婆我在奈何桥头巳千万年,无数的痴男怨女,如你一般,为了生前爱恋,不愿进入轮回之道,沉寂在忘川河底一千年。眼睁睁看着心爱之人,轮回了一生又一世,千年的寂寞等待却换不回当初的那一眼。”
    是呀,不是蝴蝶飞不过沧海,只是沧海那头早巳没有了等待。
    “我愿意,那怕他不记得我,我也要带着今生的记忆去寻他。”白之雅斩钉切铁的说道。
    “好一个重情义的女子,不枉我走这一遭。”一位满头红发的男子笑吟吟的对着她说道。
    “你是?”
    “姑娘不记得我了?不过也难怪,那时姑娘刚修得人形,在蜀山曾救过在下一命。”
    “救过你……?蜀山……?你就是那红发妖怪……?”
    “呵呵,对,我便是那红发妖怪。”
    “可你为何会在此出现?”
    “我本是龙宫太子,那时刚修炼,法力尚弱,一日被那魔使撞见,想夺我水族一宝,所以厮杀起来。幸得姑娘相救,才得保周全,今日得知姑娘有难,特来相救!”
    “嘻嘻,举手之劳,何需言谢,龙太子太客气了。”
    “滴水之恩,报以涌泉。此乃我水族守神器,得此者可不老不死
,请姑娘收下。”龙太子手持一方刻塑有五方天帝形貌,并有玉龙盘绕的东西递给白之雅。
    “崆峒印!”一旁的孟婆说道。
    “崆峒印?”白之雅一头雾水,不知孟婆为何见了这东西如此惊讶。
    “此乃上古神器,本不知所踪,可使人不老不死,自古不知有多少仙士出海寻找,却无人返回,姑娘若得此宝物,便不用在入轮回之道受轮回之苦了。”
    “姑娘对墨仙如此情深意重,快快收下此物去找他吧!”龙太子说到。
    “可此物乃你们龙宫之宝,我怎能收你如此贵重的物品。”
    “姑娘休要在推迟了,墨仙此刻恐怕正在受天雷之劫,他为了将你三魂七魄凝聚,巳耗费了近千年仙力,怕是很难熬过这天雷劫了。”

       难怪不见他来送她,难怪他不给她道别,为何他独自承受劫难,却让她生生世世轮回?他可知,没有了他,活着对于她来说又有何意义?她只是一株白莲,一株只为他而生的白莲,等着我,玄仙哥哥,等着我,如若你躲不过天雷劫,之雅陪着你一起湮没……

252
     
书签:仙恋 编辑:美合子
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那年的竹蜻蜓 下一篇守得云开见月明(风云之恋2)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